别被投资中的"平均数"骗了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点拾投资,作者朱昂,创业邦经授权转载。

导读:在投资中我们常常会被“平均数”这个概念所误导,从而导致我们做出错误的决策。这个市场的平均数误导主要有三个方面。

第一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的能力应该在平均数以上,但是作为一个群体,这是不可能实现的,从而引发了过度自信的问题。

第二,市场上到底其他人的收益率平均数是多少,我们不仅会高估自己,同时也会高估别人。

第三,这个市场长期的平均回报率,并非是正确的短期预期收益率,因为市场是波动的,大部分时间并不提供平均回报率。

我一定比普通人优秀

从心理学的角度上看,绝大多数人认为自己比普通人聪明。在投资中我们也往往觉得自己可以“割别人韭菜”。在1978年对于全美投资者的一次问卷调查中,有85%的投资者认为自己比市场平均水平聪明。你不需要是爱因斯坦就能发现,这个数字的加总是不对的。

许多人做投资喜欢博弈,高抛低吸意味着“割别人韭菜”,也意味着你需要比别人更聪明。博弈是一个零和游戏,聪明的人赚了笨人的钱。可悲的是,零和游戏也是一种“相对收益”的模式,你需要的不是聪明,而是比市场上大多数人都聪明。

事实上,这一点在普通散户身上尤为明显。 耶鲁大学前企业投资委员会主席埃里斯(Charles Ellis)在掌管该校150亿美元校产基金时曾表示:

“观赏美式足球赛,目睹职业球员较自己勇猛强健,而且防卫和进攻的能力也都远胜自己,你自然不愿跟他们对垒。”

“至于股票市场,不但九成交易都由机构包办,世上首五十大投资行又包办其中五成生意。它们的交易团队全情投入,训练有素;好家伙,个个又都英明神武,而且日以继夜全力拚搏。说实话,我也不愿跟他们较量。”

对于投资艰辛的残酷现实,埃里斯这番话可说一语道破。不论是坐盘交易、互惠基金、对冲基金,抑或高频交易,所有交易行都聘用大量专业人员,而且设备先进充足;由于管理资产庞大,动辄数以十亿美元,对于任何有助于投资取胜之道,自然都不惜工本。

这些庞大的人力财力都是散户投资者面对的强敌;单凭一部连接互联网的个人计算机,只靠接收电视财经台消息,投资者在这场戴维与巨人哥利亚之战中,根本难以匹敌

正如查理·芒格曾说,“生活中亘古不变的规律是,只有20%的人能跻身前五分之一。”

无人知晓的“平均收益率”

有人知道每一年真正的“平均收益率”是多少吗?2015年大牛市大家到底取得了什么样的收益率,而2008年大熊市大家又到底亏了多少?我们发现,市场另一个谜团是,被注入水分的平均收益率。

富达基金的一项研究表明,在社会环境中,人们更愿意分享他们成功的投资,而不是他们的失败。59%的人与朋友和家人分享了他们获利的交易;只有52%的人分享了他们的失败。

人们非常喜欢分享他们在资本市场上的交易,以至于在1998年,有40万美国人参加了投资俱乐部。这些人偶尔会聚在一起,谈论他们购买的自上次见面以来翻了一番的股票,或者某小型生物技术公司获得了新药的批准,又或者某科技公司业绩刚刚超过盈利预期。但是,从那时起,聚在一起谈论投资的人数每年都在减少,到2012年已不到十分之一。

我们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,在牛市中大家聚餐,各自分享自己看好的牛股。每一个股票打开K线一看,好像都是涨了好几倍的。似乎一个牛市中,你没赚5倍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。再差再差,你翻个几倍也是应该的吧?然后,如果有一个人加了10倍杠杆后赚了100倍实现财富自由,这种故事会被广为流传。

痛苦来自比较,我们嘴巴上说着佩服,心里却非常不快。凭什么他能发财我不能,明天我也去搞个5倍杠杆吧。。。

曾经看到一个数据,说2007年大牛市中都有30%的人亏钱。不过我们并不真正了解市场上的“平均收益率”是多少。大部分人会知道两个收益率:一个是巴菲特年化20%的收益率,也是绝大多数人看不上的收益率目标。另一个是隔壁老王,或者隔壁老王的朋友,或者隔壁老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,一年赚了十倍甚至更多的故事。

即使有人真的因为某些因素,一两年在股市赚了几十倍的收益率。但是如果方法错误,这些人依然属于“幸存者偏差”。长期来看,运气是这个世界最不持续的因子。那些依靠运气发家致富的人,最终也会均值回归。

可惜的是,大部分人都“努力”成为那个运气最好的人,而非能力最强的人。

长期平均回报率未必等同于今年回报率

许多人会错把长期回报率当做预期回报率。这种行为差距是普遍存在的,因为业余投资者被平均值欺骗了。他们看到的大量信息和文章表明,他们可以或应该期望获得平均回报,他们将平均回报误认为是预期回报。

过去几十年美股的平均复合回报率在10%之间,但是如同霍华德马克思在《周期》这本书说的,真正收益率在10%之间的年份非常少。美国股市在过去30年有大约13个年份上涨30%以上,也有7个年份下跌30%。我们经常会忽视市场本身的周期特征,以为平均回报率就应该是预期回报率。

这种情况还在购买基金产品的时候发生。我们常常会看到某只基金过去10年的年化收益率是20%,那么我们就预期今年就应该取得20%收益率。但是市场本身是波动的,基金经理可能会在某些适合其风格的年份,取得很高的收益率,但是在不适合风格的年份,取得低于市场平均的收益率。

历史收益率永远不等于未来,重要的是历史收益率的来源是什么。

通过正确的目标,引导正确的行动

我们这里所说的“平均数”幻象,都来自错误的投资目标。芒格说过,如果我知道要死在哪里,那么我就永远不会去这个地方。我们未必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投资目标,但从这些“平均数”对我们的误导中,我们会明白哪些是错误的目标。

不要用“相对收益”做你的目标。人生的痛苦,许多都是来自比较。有人赚钱了,但是看到别人赚钱更多,他反而会痛苦。也有人亏钱了,但是看到别人亏更多,他反而会快乐。我们不应该用和其他人比较的心态去做投资。投资是自己的,和他人无关。

市场的长期收益率对应名义GDP的增长。过去100年美国股市年化收益率在6%左右,差不多就是美国名义GDP的增长。股票市场不是让你短期来发财的。如果以暴富作为目标,那么任何地方都不太适合我们。但是,如果以长期收益率超越银行存款,那么绝大多数国家的股市年化回报率,都超越了银行理财。

不要线性外推,要明白收益率背后的逻辑。在熊市中线性外推,我们会错过最佳的布局时机。在牛市中线性外推,我们会错把运气当能力。相信常识很重要。

希望我们每一个人,都能建立正确的投资目标,帮助我们在投资中实现价值观的提升。

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创业邦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如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editor@cyzone.cn。


Copyright 2016-2018 CPAZ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. 北京正则时代财务顾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26337号